画画的慕白

微博:画画的慕白/工作Q:1741912907

她的眼睛,晚安~
(我第一次知道蓉儿有丢丢大小眼,还有可爱的兔牙,以及原来画我妈的爱豆的摸鱼,修改的次数比画稿子更多哈哈哈哈哈哈哈)

群测试的作业,拉低平均水准,人人有责,我爱你们(苦笑瘫痪.jpg)

这应该是今年最忙的一段时间,感觉像夹缝里探出头呼吸的鱼,又累又庆幸能看到这么美丽的景色。


这段过程有些煎熬而且想必还得煎熬一段时间,不过画画本来就是最后一笔结束并满意才得以感到快慰的事。


没能像之前一样几乎每日都呈上一张图,有些遗憾,大概怕你们将我忘记,毕竟是个常常会感到寂寞的人。


不觉间万粉了,我想把初心送给你们作为回礼,对于我来说,这是最珍贵的心情了。


你们像他,在遥远的地方传递给我有力的温度。


谢谢。


等恁时、重觅幽香,已入小窗横幅。
(这几天太忙了,昨晚速途了张,今天调个色发上来了,打卡~)

dei!dei ! dei !

我的处女短漫作正在进行中,这个是女主人设。

漫画想画完之后再一起发布出来,毕竟万一鸽了也说不定哈哈哈哈哈

还有必须展示下我的女主同款痣,是拿眼线膏画的哈哈哈,我终于有泪痣了,喜大普奔。

第二次看《狼族少年》,依旧哭得一塌糊涂,噙着眼泪把鼻涕纸扔进了垃圾桶。

哲秀的眼睛很纯粹,就像我记忆里校园林荫道上踩着自行车的白衣少年,树荫下是斑驳阳光,把他的眼睛衬的好看极了。

我不敢回头,却张起耳朵听咯吱摩擦的行车声,然后,偷偷的笑了。

这两张速途,画的是电影中最喜欢的两个画面,悲伤的重聚与欢喜的告别。

(是不是很文艺?!哈哈哈~~这可不是劳资的日常画风,喝酒去!一桶桶滴huo~)

《黑凰后》内插

我很喜欢编辑约的设定,抓住那道光,就像抓住所有的希望~

我记得那个时候,特别愁画马,我第一次画马被我妈吐槽像驴,神经~~

但我是谁呀?我是慕美丽,我不能在编辑面前认怂,我是美丽届的杠把子哈哈哈哈~~

反正画完后还挺谜一般的自信,编辑过了,之后也没画马的机会了......

谁约稿天天画马?哈哈哈

这张图很久了,应该可以发了

© 画画的慕白 | Powered by LOFTER